亨利·卡蒂爾-佈雷松Henri Cartier-Bresson,又譯「亨利·卡蒂埃-布列松」,1908年8月22日2004年8月2日)是法國著名的攝影家,年少時學習繪畫,1930年開始加入攝影創作,1931年廣泛遊歷各地,作品也開始在報紙、雜誌、書籍上陸續發表。偏愛黑白攝影,喜愛萊卡135旁軸相機與50mm標準鏡頭,反對裁剪照片與使用閃光燈,認為不應干涉現場光線,被譽為20世紀最偉大的攝影家之一及現代新聞攝影的創立人。他同時也是知名的馬格蘭攝影通訊社創辦者。他的"決定性瞬間"攝影理論影響了無數後繼的攝影人。

亨利·卡蒂爾-佈雷松的一生

童年-亨利·卡蒂爾-布雷松生於法國巴黎近郊的Chanteloup-en-Brie。他是家裡五個孩子中的老大。 他的父親是個較為富裕的紡織廠主,母親的家族經營著棉花經銷的生意,並且是諾曼第地區的地主。寬鬆的家庭環境提供了他比同齡人更多的便利,資金的支持培養了他在攝影上的興趣。布雷松形容他的家庭是個 "socialist Catholics"。童年的布列松進入了巴黎的École Fénelon教會學校。經過了一番並不成功的音樂學習後,他的畫家叔父路易斯(Louis)開始教小布勒松學習油畫。但學習很快由於當路易斯在一戰中去世而告停。

 

早年-1927年,19歲的布勒松進入了一所私立藝術學校和洛特學院(立體主義藝術家安德烈·洛特在巴黎的工作室)。

19281929年,布勒松進入劍橋學習英國藝術和文學。1930年,布勒松進入巴黎近郊的Le Bourget基地開始服兵役。1931年,布勒松前往法屬殖民地象牙海岸。在非洲的歲月使他一度患病,健康也受到嚴重影響。儘管布勒松攜帶了一部小型照相機,但也只有7張照片保存了下來。

1931年回到法國馬賽後,布勒松的健康狀況逐漸好轉並恢復。在此期間,他被匈牙利攝影師馬丁·芒卡西(Martin Munkácsi)在1930年所拍攝的作品所吸引——類剪影的拍攝了3個赤身非洲男孩的跑入坦噶尼喀湖的情景,被命名為坦噶尼喀湖的三個男孩(Three Boys at Lake Tanganyika)。同時,在馬賽期間,他也獲得了一部50mm鏡頭的萊卡相機,並在此後陪伴他多年。

此後他馬不停蹄地前往柏林布魯塞爾華沙布拉格布達佩斯馬德里1932年,他的第一次攝影展在紐約Julien Levy Gallery展出。隨後在馬德里Ateneo俱樂部展出。1934年他與Manuel Álvarez Bravo共同舉辦了一次展出。然而,在早期布勒松的作品中,有關他的祖國——法國的內容卻並不多見,直到多年後才漸漸呈現。

1934 年,布勒松與波蘭裔攝影師大衛·西蒙相識,通過西蒙,又結識了匈牙利裔攝影師羅伯特·卡帕

二戰期間,布勒松在德國戰俘營中度過了35個月。經過3此嘗試後,他逃了出來,抵達巴黎並加入了地下抵抗組織。1943年,他挖出了那部他所鍾愛的萊卡相機(之前被他埋在孚日省的一塊農田裡)。1945年他為美國當局導演了紀錄片《回歸》Le Retour (The Return),慶祝法國的解放。

戰後

組建瑪格南-1947年春,布勒松和羅伯特·卡帕大衛·西蒙喬治·羅傑共同組建了馬格蘭攝影通訊社。按照卡帕的構想,圖片社是一個由他的成員共同構建的一個合作型組織。

遊歷世界

布勒松在戰後1948年前往印度拍攝的甘地葬禮,以及在此後1949年前往政權更替的中國從事的攝影紀實,為他贏得了世界聲譽。1949年,他分別在國民黨統治大陸最後的6個月和共產黨取得政權後的6個月內從事了大量拍攝活動,在北京記錄下了最後一批太監的影像,並見證了北京新政權的建立。此後又前往荷屬東印度,拍攝紀錄了印尼的獨立。最終,布勒松的攝影之路引領著他遊歷了世界——墨西哥加拿大、美國、印度日本等諸多國家和地區。1954年蘇聯領袖史達林逝世後,他成為第一個被允許進入蘇聯的西方攝影記者。1955年,布勒松在法國羅浮宮舉辦了他的第一次個人影展。

1967年,他與前妻Ratna "Elie"離婚,1970年布勒松與比他小30歲的女攝影師Martine Franck結婚,1972年5月,他們的女兒Mélanie誕生。

晚年 -1970年代,布勒松逐漸退出職業攝影行業,1975後就不再有他的攝影作品出現。相反的他將更多的熱情投入到私人繪畫中。據他所稱,他將自己的相機珍藏在家中,幾乎不再使用。1975年,他在紐約Carlton Gallery 舉辦了自己的第一個畫展。

布勒松基金2003年由布勒松家庭設立,用以保存和分享他的遺產。

2004年8月3日,布勒松在法國上普羅旺斯阿爾卑斯省的Montjustin去世,死因沒有對外公布。布勒松被葬在Montjustin的一處公墓中。 法國總統席哈克在他逝世後,稱他是「法國一位天才的攝影家、一位真正的大師、在他那代人中最具天賦並深受世人尊敬的藝術家之一」。世界各地崇敬他的人們通過各種方式表示了哀思。

 

布勒松作為《生活》的簽約攝影師為其工作超過了30年。他的旅行幾乎沒有國界,他和他的相機共同見證了20世紀諸多劇變和人類景觀——西班牙內戰1944年巴黎解放、國民黨政權在中國的瓦解和共產主義的崛起、1968年巴黎學生運動、甘地遇刺、柏林圍牆、埃及沙漠等等。儘管他在繪畫藝術上也頗有功底,但卻因攝影而聞名世界,尤其是經典的「決定性瞬間」,已經成為紀實攝影的聖經。

「決定性瞬間」

1952年,布勒松的著作 《決定性瞬間》(法語:Images à la sauvette/英語:The Decisive Moment)出版。在此後,這本書幾乎成為紀實攝影的聖經。法語版Images à la Sauvette,大意為「圖像進行時(images on the run)」或是「攫取的圖像(stolen images)」,名稱由布勒松本人所敬仰的希臘裔法國出版家Tériade所取。英文名「決定性瞬間」則由Simon & Schuster出版社的迪克·西蒙(Dick Simon)所取。

「攝影與繪畫不同,」布勒松在1957年接受《華盛頓郵報》採訪時說, 「拍攝的那一秒是個充滿創造力的瞬間,你的所構建和表達的是生活本身所提供給你的,並且你必須憑直覺判斷何時按下快門。按下快門的那一瞬,便是攝影師所創作的,哦......是的,就是那一瞬!一旦你錯過,它將不復存在。

軼聞

作為一名攝影師,布勒松卻厭惡被攝,對個人隱私異常重視。有關布勒松肖像的公布圖片少之又少。甚至在1975年當他接受牛津大學榮譽學位時,上台領獎的他居然用一張白紙遮著自己的臉。然而,在2000年Charlie Rose的採訪中,布勒松對此表示他並非純粹怕被拍,而是由於自己出名後感到非常忸捏。

 

以上文章截錄於維基百科

kevi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